醫院裡的危機時刻-醫療與倫理對話醫院裡的危機時刻-醫療與倫理對話看著自己的家人,瀕臨死亡的同時,我能做些什麼呢?除了為家人念佛、祈福和做功德、修福之外,我還能做些什麼呢?送到醫院去急診了!但得來的回應是要做好心理準備,那時我又能做些麼呢?有太多的問號了!對於那麼無助的自己,我真能為家人付出什麼呢?讀到這本書時,不時有太多的記憶浮現,那是如此的刻骨銘心,其中有篇文章是-最慘酷的領悟,那是一位在安養中心的母親,看著自己漸漸失去他的智力,使得他的心智錯亂,生活了無生趣,對屬於她家人的是心信用貸款情是前所未有的恐懼,因為他們的母親正在瞧瞧得離他們而去,終於有一天晚上,護理人員發現在這位母親的呼吸器被轉至關閉狀態,而她的氧氣罩不在她的嘴裡,護理人員緊急送急診,到了醫院做了急救醫療,其實早在之前他們已經簽屬預立醫囑的文件,希望讓他們的母親走的安詳有尊嚴,不在受任何的儀器折磨,就在面對醫療系統的維生與否和家屬預立的醫囑中衝突時,身為家屬的我們該如何處理,而醫療人員又該如何解決,拿掉維生系統是殺生嗎?還是讓她繼續靠著儀器維生,儘管我們知道那是沒有用的,我們還要這麼做麼?那預立宿霧醫屬及簽下安靈心願卡那意義又何在呢?病人早已簽下此文件,身為家屬的人要尊重病人與否?還是因我們的不忍、不捨,那她繼續靠著維生系統存活呢?那這故事中的家屬選擇她母親的願望,當然前提是醫療系統已經證實,她母親病情已不需維生系統下,做出最尊嚴的處理,過了許久,當家屬至安養中心整理母親的遺物時,發現留下一捲錄音帶,裡頭道來,「她過去需要陪在一邊看著自己的母親死去,那不是很恐怖嗎?真得很可怕,我想我不用我的孩子們這樣,我並沒有任何選擇,沒有什麼比在安養中心浪費生命更慘的事」,看到這裡不巴里島禁傷痛啊!身為母親走到人生的盡頭時,想的都是替自己孩子擔待著,她選擇這樣的方式告別,身為孩子角色是什麼樣的心情呢?我自己也簽署安靈心願卡,並從簽屬的那一刻起,就隨身攜帶在旁,條約是寫著當我若身患嚴重傷病時,良醫束手,死亡已無法避免時,請一為我解除能免去的苦痛,二給我安詳與舒適的照顧,三勿給我無謂的急救醫療,我願意選擇安寧緩和醫療及接受臨終拒絕心肺復甦術,希望今生無什麼貢獻,只願安詳逝去,回歸佛陀的懷抱。 慈悲偉大的佛陀啊!願您能加被您的弟子眾等,安得其所, 人生盡頭時皆能其安馬爾地夫所終 !
創作者介紹

法式傢俱

un75unzq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